• 最无奈的思念 - [右手之痛]

    2016年08月14日

    夜安静的时候,总会想起父亲。

    原以为会在四五十岁才会面对生老病死。那时,我也便是满脸苍桑,心智稳健。谁知,三十来岁送走了父亲。

    办完父亲的丧事,回到自己的城市。连续几夜一直无法入睡,闭上双眼都是慈父的微笑和声音。

    我走到父亲的病床前,医生已经判断是轻度昏迷。

    母亲趴在父亲的耳朵前说:“小儿子,回来看你了。儿子们都回来了,你就走吧,别怕。”

    父亲挣着眼睛,我走哪他便看到哪,眼泪顺着眼角留下来。我握着父亲的手:爸,我回来了。别怕,我们都陪着你呢。

    转过头,放下行李。假装去洗手间,确已经是泪流满面。所有的坚强,都被无法挽回的亲情而击碎。

     

    前几天,老爷子还能给我通电话。让我好好的照顾母亲,有时间的时候回来,还想吃我做的素菜。似乎这都是父亲的遗言与回光返照。

    我握着父亲的手一直的陪着,父亲内心是明静的。母亲在一边一直说:老爷子,你想见的人都来了。你走吧,你太痛苦了,走了解脱。

    夜晚,亲人散去大家都睡了。

    我趴在父亲的身边心里说:老爷子,你最疼我、爱我,我也是最叛逆。成人就离开了你们,但是儿子爱你们。

    父亲,你别怕!我答应你照顾好母亲,照顾好整个家。

    你不要挂念现在的我们,我们都会更好。 你不要贪恋这个尘世,谁都有先走的时候。

     

    第二日的清晨,母亲走到父亲面前,亲吻了一下父亲的额头,摸摸父亲的脸蛋。似乎父亲一直在等待母亲的起床,坚持到最后一分钟。

    原来人走的那一刻是如此的痛苦。母亲抱着父亲,我合上了父亲的双眼,换好了父亲的寿衣。

    母亲开始嚎嚎大哭,我把父亲送到了殡仪馆,跪在地上整理仪容。父亲还是柔软的身体,我抓父亲的手,看着安详的样子,就像睡着了。

    三天之后,从火葬场推出父亲的白骨。一辈子,什么也没有了。

    留下来的都是无尽的爱,无尽的思念。父亲,你还好吗?我为你点的那盏灯,一路伴你。

  • 南柯一梦

    2015年09月05日

    八月未央,九月授衣

    小长假最后一天的深点2点,房间停电。赤裸着上半身走向阳台

    外面路灯明亮,下起了小雨。对面楼层房间的暖黄色灯光特别温馨

   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

    梦见,我和一只老鼠

    我待它如朋友一般,各自有自己的空间,一起吃饭

    醒来的时候,大姆指酸痛,觉得精疲力尽

    上网查询了一下梦境,大约都是不好的

    朋友闹儿的讲,一个有信仰的人还封建迷信

    信仰,双手合十,把我磨合的圆润

    不再为感情而去执着的无奈

    不再为亲情离去悲伤的流泪

    不再为生活而奔波流浪

    洗净身心,发现世间的苦难与善良

    做一个随心的自己

     

    @Shang hai  9.5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四月过半,午休中醒来。沉重而又头晕
    外面阳光明媚,楼下就是一所幼儿园
    传来无忧无无虑的欢笑声,想起早晨妈妈还在说,我们小时候的事情

    母亲嫁给父亲后,跟着父亲远离故乡生活于煤矿企业,成为了一名矿嫂。那些随着火车皮一起到煤矿招工的战友们,都称呼母亲为二姐。二姐便成为了老群老爷们中的女神,即能扛愀干活,又能挖菜做饭。

    父亲是一辈子的老实人,从未干过架骂过人,承包了这一辈子的洗衣洗碗。家外的张罗送礼基本都是二姐抛头露面,以至于二姐年貌如花的青春愤世不公。但是二姐依然像个公主一样被父亲宠爱着。

    在那八十年代,我和哥哥的降临。特别听说在那个计划生育的年代,二姐是挺着大肚子的流窜,最终把我生了出来。结果背负了七年的超生罚款以及单位升级涨薪的排队靠后,另外还有一个处处叛逆与不省心的傻儿子,这都是二姐半辈子的泪与恨。

    二姐这辈子喜欢穿戴打扮,气质自然是得体大方。虽然只有小学三年的文化水平,外人看起来也属于大家闺秀。二姐爱做菜、爱招待朋友聚餐,这也是一生的骄傲。所以二姐走到哪里都能碰到熟人,我也自然也多了一些不知道怎么称呼的叔叔与阿姨。

    独生子女是可以减免学费,自然我们家二个儿子是享受不了的待遇。二姐扛起半个家的责任,东奔西慌的给我们交学费,从没让孩子们饿一顿缺个什么的。渐渐的二姐开始有了皱纹,但是还是那大嘴的笑容。

    二姐打过我,罚过我。因为我偷了二姐的十元钱,给哥哥和我买了火药枪,二姐拿尺寸子狠狠的打我的手掌心,结果竹尺子也被打断了。当时是二姐是省钱舍不得并不是买不起,背后的二姐也是心酸与苦泪。

    岁月催人老,我成年之后问二姐为什么选择这个憨憨的父亲。二姐含羞的说,因为你爹的浓眉大眼,心就被勾走了。我不公平的说,那我呢,为什么我没有,绝对不是亲身的。